唯稍

   

【ow】晚安

*无cp
*只是随便写了几个想到的


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不愿看到有人因此牺牲,但也明白他的音障覆盖不了所有人。
在挣脱出牢笼的前一晚,振奋人心的演出结束后,点燃血液的声音逐渐沉入湖底,面对着逐渐安静下来的人群,他轻轻地说了声,“晚安”。

那个孩子总追着个神出鬼没的街头涂鸦画师。
她的身体里总是散发着令人着迷的、温柔的蓝色光芒;她的涂鸦总是一团糟涂鸦的速度却快到不可思议;他总是只能捉到她的影子然后下一秒对上她满是笑意的双眼,然后他的头发被揉的比她的还乱,恶作剧的人却只留下一阵风吹到他手里。
然而某天夜晚她似乎失去了所有魔法般的能力,被他轻松地抓住抱住了腿。
他想得意地炫耀自己一番,没想到她轻轻地抱起他,亲吻他的额头。
“时间到了,”她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我得回去做英雄了。”
“晚安,亲爱的。”

她不想参加葬礼。
似乎说了那句话那个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当她独自一人来到墓地,看到那刻在墓碑上的名字时,她还是哭的几乎没了声音。
她还记得噩梦惊醒时那个人握着她的手,轻声哼唱的安眠的旋律;她还记得那个严厉的长官、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狙击手抱着她入睡时力道是如此的温柔;她还记得从后背传开的体温和均匀的令人安心的呼吸声。
她看着模模糊糊的泥土,用沙哑的声音说:
“晚安,妈妈。”

他用那只不知道混合了谁的泪水和谁的血水的手轻轻拂过躺在地上再也不会醒来的人的双眼。
“晚安,弟弟。”

明明是大白天,他们一起入睡前却有人哆哆嗦嗦地说了句“晚安”。
有个人笑了,然后大家都笑起来,半正式地互道完晚安,才一起慢慢睡去。
只是这一梦有点太久了,久到有的人永远留在了梦中。

他多愁善感到夸张的经纪人正坐在房间听他的新曲,听到一半取下眼镜摸了摸眼泪。
意外的,这次他却没吐槽他的经纪人,只是默默递了纸巾。
“为什么名为‘晚安’的曲子听起来这么难过啊?”经纪人问。
他想起几年前的那一晚,这首曲子描绘的正是那时的心情。
“因为是道别的晚安。”


END

——————————————————————————

也只是想到就想记录一下今晚的心情,可能并不是特别想写什么。
我喜欢的太太离开了,今晚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他说了话。
我们互道晚安。
但我知道我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了。

道别的晚安。

评论(2)
热度(12)
  1. 白桦树下唯稍 转载了此文字
© 唯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