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稍

   

【推车组】梦境之间(上)

先发个上鞭挞自己写下


——————————————————————

那一场暴动后,他们将费斯卡集团赶出了家园,卢西奥的领导能力让他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明星和社会正能量的象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音乐得到了认同。

他被打上了“起义英雄”的标签,许多人称赞他的勇敢,却很少有人关注这圈光环下的声音。

他作为“名人”收到许多演出邀请,受到许多人的资助,而非作为一个DJ;他被要求用他的事迹激励更多在世界的灾难中苦苦挣扎的人,而非用他创作的乐曲卷起人们心中的火星。

他曾疑惑、迷茫、失望,但也开始慢慢明白获取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并不是个短暂的过程。

他不断学习着、努力着,年轻的身体和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热情支持着他让他能不断靠近自己的目标。

但在或短或长的休息时间里,当他闭上眼睛时,疲惫还是会迅速涌上来,淹没他的身心。

梦也逐渐漫上来,将他拖入一个未知的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段时间里他从没做过噩梦,模糊的记忆里尽是令人放松给人治愈的梦,梦里好像总有看不清面孔的人陪伴着他、帮助着他。

他还记得战斗胜利后许多欢乐的影子聚在一起,其中一个影子拉着他配合着炸裂般的鼓声跳起战士的胜利之舞。

他还记得他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头顶是耀眼却不刺眼的阳光,绵羊在他身上滚来滚去压得他笑得起不来,然后有人挡住了光,一把把他拉了起来。

他还记得只有他被投入了另一个空间,被海水灌满的深蓝色。身边的人都变得虚幻起来,他控制不住自己随着气泡和发光的水母漂浮起来,但有人抓住了他的脚,然后是他的膝盖、他的腰带、他的衣领,最后他被按住了肩膀勉强站在了地上。以他为中心,周围的一切瞬间亮起来,海水褪去。

他还记得他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巨人背后燃烧起红色的火焰,带着他飞上天空。他们飞到了太空的无重力环境里,看着那颗闪耀着淡蓝色光芒的星球。他转过身,轻轻地往后一躺,想象自己躺在整个世界之上。

 

然而在无数的梦里,他忘记的更多。

他经常会在睁开眼睛时忘了梦的内容,那感觉就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像忘了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

但醒来后现实中的琐事总会让“那其实并不重要”的念头占了上风。

他总这么想,于是他不再进入记忆的森林努力寻找梦的碎片,只是随意地用音符记录下残留下来的感觉,作为备用的新曲的灵感。


评论(4)
热度(2)
© 唯稍 | Powered by LOFTER